母亲的季节

编辑:坏事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5 16:04:05
编辑 锁定
本书是一篇纪念作者母亲的长篇小说,共分7个部分:房子的寓言,煎饼、地瓜与海潮,十门沟,回音壁,阴阳传奇,拯救,墓园。
书    名
母亲的季节
出版社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页    数
292页
开    本
16
作    者
李法庆
出版日期
2013年7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品    牌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母亲的季节基本介绍

编辑

母亲的季节内容简介

《母亲的季节》是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

母亲的季节作者简介

李法庆,男,1962年出生于辽宁本溪,1983年毕业于沈阳医学院。从医的同时,一直潜心写作,有《不懂沧桑》、《冷月圆缺》、《别人的和自己的》、《近与远》等多篇小说问世,其中《生命》曾获全国小小说大奖赛二等奖。作品擅长以医生独特的视觉揣摩、审度人生,直面人类或明或暗的心灵。医学是他乐于奉献的职业,文学是他为之追求的终极目标。他以身兼二职而津津乐道。

母亲的季节图书目录

编辑
卷首语
  房子的寓言
  煎饼、地瓜干儿与海潮
  十门沟
  回音壁
  阴阳传奇
  拯救
  墓园

母亲的季节序言

编辑
流淌不尽的怀念与诗意
  刘兴雨
  透过时而清晰时而模糊的镜片,读着厚厚的两大本大字体《母亲的季节》,我时而在心里冒出这样的念头:这是我认识的那个李法庆吗?
  如果不是20多年前就认识了他,单单读这样的文字,我会以为这是一个非常成熟的职业作家的作品。
  虽然他在20多年前就获过全国的奖励,在没有一等奖的情况下他得了二等奖,但毕竟只是一个微型小说;虽然那是从几万甚至几十万的作品中选出来的,但终究小了一点。凭运气、凭机智都有可能获得。
  我曾经当过他的编辑,但更多的时候是他帮助我,作为一个医生,在我对孩子的病一筹莫展、急得心急火燎的时候,他以那真诚的微笑,化解了我的烦恼。后来,我的孩子病好了,他似乎也消失了。我虽然偶尔还能想起他来,就以为他已经一门心思弃笔从医了。似乎20年间他没再写什么东西。当我读完这部长篇,我突然感到,就像每天看门前弱不禁风的小树,仿佛一夜之间成了参天大树,我的惊讶和惊喜真是难于言表。
  看来真像他自己所说:医学是我的妻子,文学是我的情人。表面看,他已经远离文坛,可在心灵深处,依然供奉着文学这尊在别人看来已经式微的神像。
  当他把自己的长篇捧到我眼前的时候,我说我不懂长篇。这不是拒绝,也不是找托词,而是实话。尽管青少年时大量阅读了古今中外的一些名著,但这是那时人们的风尚,只是消磨时间的一种方式,像现在的人们看电视上网一样,没有琢磨,更没有研究。近年来,由于兴趣转移,我只读过《白鹿原》、《沧浪之水》、《中国1957》等有限的几部长篇。由于视力减退,对长篇小说我一直保持着敬而远之的态度。可他一直把我当成无所不能的编辑,就像刘翔跨栏能行,就长跑也行,甚至投掷、跳高、游泳也都能行似的。我知道自己不行,却无法拒绝他,因为他的真诚,因为他对我的信任,因为他对我的帮助,也因为我对他文学天赋的信心。
  在将稿子交给我的时候,他表示出了希望我写个序言的意思,我实在有些诚惶诚恐。这就好比让一个旱鸭子对那些游泳高手进行点评一样,非得让大方之家嘲笑不可。我就想学别人教我的偷懒的写序办法,看看开头,看看结尾,然后敷衍成篇。
  可没承想,看起开头竟然就再也放不下了。虽然知道这就是写一个母亲的一生的作品,但依然让我读得津津有味、爱不释手。不像读有些作品,努力想看,却好像遇到了一堵墙,怎么也进不去。
  读这样的作品,仿佛观赏一条清澈的小溪,纯净、透明,偶尔能看见其中有几条小鱼在晃动,悠闲自在又充满生机。母亲的一生跃然纸上,他真挚的怀恋就像流淌不尽的河水,缠绵而多情。
  一般讲,一个长篇如果没有一个惊心动魄、环环相扣的故事,很难让人拿起就放不下。可李法庆却走了一条险路,凭着他娓娓道来的讲述,让人不知不觉地沉迷其中。无论是兄弟杀手藏身水洞,母亲只身犯险,还是父亲与别的女人调情被人家丈夫撞见,虽然也充满惊险,可你感受到的不只是惊险,而是一个母亲的大义、宽宏,一个女人的胆量和心胸。这要比一味地制造紧张氛围高妙许多。我不会喝酒,但我也想拿喝酒作比方。有的作品是高度的二锅头,辣而呛人,可有些人就喜欢那个冲劲儿。有的作品则是香醇的茅台,让人在欣赏和品味中沉醉。而李法庆的作品属于后者。
  他为我们塑造了一个虽不美丽但却有一个美丽的心灵,虽没文化但却有深厚的民族精神的积淀,虽然臣服于父亲但却坚毅、百折不挠的母亲形象。这个形象在儿子心中,也在读过它的读者心中。
  写小说是让人读的,所以作者要与读者沟通,你会讲故事,有声有色固然容易先声夺人,可如果你没有内涵,人们可能就像渴了咕咚咕咚喝一瓢凉水,解渴固然解渴,却没有什么值得回味。要想让读者回味,就要有内涵。而这个内涵,很多作者是缺少的,而李法庆却并不缺少。
  他对人类真诚、善良、美好的歌颂是发自内心的,对大自然的敬畏是发自内心的。这在人心浇薄的时代,显得那样珍贵。
  真正的文学理论家刘再复最近在谈到文学创作的时候说了这样的话:最伟大的作品一定兼有两个特征,一是宏观历史构架下的深广的精神内涵,二是细部的诗意描写。李法庆是否具备了历史构架下的深广的精神内涵我不敢擅下结论,但他的确做到了细部的诗意描写。比如他在写一个苏联女兵面对自己同胞贬低中国女子也就是母亲的时候,她坚定地站在了中国女性的一边。作者是这样写的: 她以跨越国界、超凡脱俗的胸怀,站在女人们共同开掘出的沟壑里,齐
  心协力维护山涧的尊严不被淤泥污染。这是说,在静静的、庄严的山坳里,
  不能只有松柏的挺拔,曲折婉转的藤蔓也要爬出令人称羡的图案,在绿意掩
  映的陡坡争得一席之地。
  就是写斯大林、希特勒这样的人物,他也不乏诗意,间或带点幽默,他说这两个人都留有独具特色的胡子,仿佛谁的胡子浓,谁就能统治这个世界似的。说斯大林高傲地擎起大号的烟斗,烧毁一切企图摇晃他的人。
  哪怕写一些日常的景色,也常常出人意表:
  夕阳似乎也被这一声枪响惹恼了,愤愤地沉入山底。
  凛冽的寒风仿佛是一针催产素,帮助母亲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了出来。
  寒冷像被勇敢的猎人驱散的狼群,没什么可怕的。
  地球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初升的太阳一时还搞不明白。
  这样让人眼前发亮的句子几乎俯拾即是,让我惊叹,他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诗人。读着这些句子,我不禁疑惑,这些优美温馨的文字难道是从整天在观片灯前沉思的人手中流出的吗?
  也难怪,搞文学的和搞医学的天然就接近,他们都以人为研究对象,不过一个是研究人的肉体,一个是研究人的精神而已。中国的现代作家鲁迅、郭沫若不都是学医出身的吗?
  父母能舍得把女儿嫁给一个小女婿吗?好比陡峭、寒冷的喜马拉雅雪
  山,能委身于不被人看好的热带丘陵吗?
  人在幼稚的年龄往往自以为成熟,常常用虚假的成熟掩盖真实的幼稚。
  感情这东西如同水壶里烧开的水,不能对它压制太长的时间,不然它会
  急剧蒸腾、肆意膨胀,顶翻颤动的壶盖发出咕咕的吼声。
  不再引述了,感兴趣的读者自己去看吧。小说中没有惊险、刺激,可我却在这样优美的语言中流连忘返,这也许就是文字的魅力吧。这样的文字不是凉水,而是上好的茶水,让你细细品味,让你余香满口。
  母爱是一条河流,流淌不息;思念也是一条河流,不息流淌。两条河流在一个叫做诗意的入海口汇合。难怪没有惊心动魄的故事依然让人兴致盎然。还是刘再复说得对:“文学不是头脑的事业,而是性情的事业与心灵的事业,必须用眼泪与生命参与这事业。”李法庆正是用他的眼泪与生命给我们留下了这些难忘的文字。
  
  本来视力衰退不想看太长的东西,但看了他的东西,觉得为了这样的文字眼睛累一点也是值得的。不知别人看了感觉如何。
  2012年7月29日于程和鑫居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化